Monday, September 25, 2006

天氣冷 悶

等下要寫作業  想倒在床上



昏  有點想吐



悶的時候呼吸都很沉重





前天回淡水時  看到地下街的攤位  想到以前的逛街

突然想到若是再見到面會怎樣?

之前相信自己會很鎮定的  但此時卻相信自己會哭  想哭



在回淡水之前是看了相簿  捲髮的



現在在難過  沒特別南過什麼   就是難過



天氣冷的時候  在你家的公車站牌

你陪我等公車  挽著我的手

天氣很冷  我穿的很少  

你怕我冷  但我毫不覺得冷



有時候會在想  我想你的時候  你在想我嗎?

我難過是因為感覺到你在難過嗎?

我不知道答案

我想我在幻想





剛剛在OK聽到防空洞  there were

吃ㄧ條大波露

過多的巧克力只成為胃裡的負擔



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一直開朗(即使不一直開朗  也以為已經知道如何做自己了)



但是就像以前有時候會的



這樣被"  "淹沒



淹沒  旋轉  沉沒



可不可以有時候就不要一直鼓勵自己  讓自己難過的夠?

可不可以有時候就在別人面前表現出鬱悶?

可不可以有時候就很沉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