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5, 2007

第一次寫小說 [[沉思]

   沈思



 



  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晨曦在街上灑滿了清朗的陽光。



 



  他走在街上,慢慢的走。



 



  他走到了海灘邊。此時時候仍早,海灘邊仍沒有一個人。海風帶著鹹鹹的海水味輕柔的拂過他的臉頰。太陽還沒有很大,沙灘很白,海水很藍,柔柔的白雲輕輕的飄著。他坐了下來,向海的遠方望去。



 



  他在感受他現在有的感覺、思緒。他頭腦很清楚,並沒有太多思緒,平靜得像天上的雲,清晰的像清澈見底的海水。他想著,慢慢的想著,沈沈的想著,輕輕的開始回憶他死前的樣子。



 



  他是在睡夢中死去的。死之前,他十分冷靜,只是感到有一點累。他打開一瓶安眠藥,分幾次盡數吞下,慢慢的躺到床上。他想睡了。在令人無法抗拒的昏沈之中,他開始慢慢回想他這剛要結束的一生。



 



  小時候,他是個快樂的小孩子。他有個在學校教書的爸爸,在家裡安頓家事的媽媽,還有個總是與他打鬧在一起的弟弟。他喜歡和弟弟用同一顆皮球踢足球、打籃球、打躲避球,甚至到吃飯的時候,媽媽叫兄弟倆吃飯的聲音也讓他聽不到。他也喜歡爸爸帶全家出去玩。有次街上有個好盛大的花燈遊行,爸爸帶著全家一起去觀賞。那時他年紀還小,爸爸一舉手便把他提到一個好大的米老鼠花燈車上,他興奮的在花燈車上大叫,與米老鼠一齊欣賞熱鬧的街景及底下喊著“換我!換我!”的弟弟。



 



  國中時候,他功課不錯,常常在班上的段考中得到第一名。或許除了爸媽的敦敦指導及他自己的努力使他能夠得到好成績外,他相信,或許也是他相信的神讓他在考試時能夠有不錯的表現。受到媽媽信基督教的影響,他常常禱告。睡前禱告、飯前禱告、感恩時禱告、難過時禱告。他總相信是神在照顧他,分攤、免去他的煩憂。



 



  在高中時,他認識了一個可愛的女孩子。他追求她,使這女孩子成為了他的女朋友。他很高興,感到無比的幸福,發現這個世界竟然可以如此溫暖、可愛。爸媽見到他交了女朋友,也為他感到高興,同時也囑咐他除了在盡力栽培愛情之餘,不要鬆懈了課業。他肯定的答應。他答應自己,為了辛苦勞碌的爸媽,為了可愛的女朋友,為了充滿希望的自己,他一定要讀好書,學習各樣有用的知識,在未來成為一個有用而快樂的人。


  他很幸運的考上一所頂尖大學的數學系。其實他不是很確定要讀數學系的,只是他還不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裡,所以選擇這個重視基礎能力,未來各個方向都能發展的數學系。大家都說數學是不容易讀的,尤其在這大學裡更是如此。在這學校裡,繁重的課業、吸引人的社團生活、還有許多一個學生到了大學需要學習的獨自自主能力,讓他的呼吸中充滿了一份壓力。甚至,他的主科微積分也被當掉了。



 



  生活似乎開始變的不順遂。他因為微積分被當掉了,而被爸爸訓了好長一頓話。其實他成績已經算不錯了,雖然被當了主科,但整體平均在班上仍算中上,還有更多同學更為功課所困擾。他向神祈禱能夠在這有繁重課業壓力的大學中撐住,讓自己在充滿壓力的生活中仍感到快樂。



 



  大學二年級時,他選修了一門他從未接觸過的科目----哲學。



 



  以他學數學的基礎邏輯能力,哲學這門學科對他來說不是很難的。他在學哲學的過程中,感到前所未有的衝擊。他驚訝的發現,人竟然有可能不存在,而是像駭客任務中的故事,人只是存在於他的意識之中。以他學過數學的判斷,他確定哲學中的懷疑論是一直在威脅著人類的理性,從來沒有消失過。他還發現,竟然有位偉大的哲學家堅決的宣稱“上帝已死”。同時他也痛苦的承認,他與他所信仰的宗教沒辦法證明神的存在。他所追求的人生意義及他所以為的人的生命意義,在哲學的審視之下,似乎變的跟空氣一樣無法捉摸。



 



  他感覺像是一枝樹幹,忽然被猛然而來的巨浪打入海中,在海面上漂泊不定。



 



  有天,他與女朋友出去約會。一般來說,他和這女孩子倆出去玩總是十分快樂的,但這天,女孩子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說笑話女孩子也不答應。他問她怎麼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只是累了”她回答。晚上回家後,他收到女孩子寄來的一封很長的信,告訴他他們不適合再繼續在一起了。他試圖挽救他的戀情,但沒有結果。他想這是他受過最大的打擊。他曾經還想跟這女孩子一直走下去,在未來共組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這夢想結束了。



 



  此時,受到他失戀的情緒影響,他上課變的沒辦法專心。在期末考考完之後,他確定他這學期將會被二一。爸爸的訓斥,媽媽的安慰,他都沒辦法聽在耳裡,只是感到很難過。



 



  學期快要結束之時,他與同學在學校餐廳吃飯。同學知道他最近過的很不好,看他不怎麼說話,也就靜靜的陪他吃飯,默默看著桌前的電視。此時,一則播報插入,宣佈南亞海嘯的消息。他看著一棟棟淹沒水中的房子,一個個飢寒交迫、無家可歸的南亞難民們,他慢慢流下兩行眼淚。他深深的為這群在印尼遇難的、因海嘯而一夜之間變的一無所有的人們感到哀傷。瞬間,他覺得這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順遂不算什麼,世界上還有更多人遇到不幸,在命運的洪流裡載浮載沉,對自己無能為力。於是,他下定決心,他立誓要成為一個改善世界的人,他想要幫助世界上貧困的人、飢餓的人、受天災戰爭所威脅的人。



 



  他開始拼命的學習各種學科,教育、經濟、政治。他希望可以學得其中的智慧,好讓他可以做一些幫助世界的事。還有,他也沒有忘記哲學及他曾經信仰的宗教。他想知道神存不存在?神是不是在天上看著他所做的一切?若是神不給他任何幫助,他是不是可以找一個改善世界的方法?



 



  他努力著,努力著。



 



  十年之後的某天,他望著窗外的藍天。他感到累了。



 



  他坐在床邊,打開一瓶安眠藥,分幾次盡數吞下,慢慢的躺到床上。他想睡了。在令人無法抗拒的昏沈之中,他開始慢慢回想他這剛要結束的一生。



 



  。。。。



 



  在他半睡半醒之際,他聽到爸爸的呼喊聲,然後是救護車尖銳的鳴笛聲。在微涼的空間裡,他似乎吐過了幾次,感到身體舒服些,又繼續睡著了。



 



  一個月後,在心理諮商師的輔導和父母朋友的安慰下。他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一個天氣晴朗的清晨,他獨自走去海邊散步。



 



  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晨曦在街上灑滿了清朗的陽光。



 



  他走在街上,慢慢的走。



 



  他走到了海灘邊。此時時候仍早,海灘邊仍沒有一個人。海風帶著鹹鹹的海水味輕柔的拂過他的臉頰。太陽還沒有很大,沙灘很白,海水很藍,柔柔的白雲輕輕的飄著。他坐了下來,向海的遠方望去。



 



  坐在沙上,他望著沒有邊際的海平面。他沉思著。



 



  「上帝,你在嗎?你願不願意坐在我身旁陪我,陪我講講話?」


  上帝沒有回答,只有海波緩緩的起伏。



 



  「若是我死後,我會不會再來到這海邊?會不會看到上帝坐在我身旁,可不可以看到他的微笑?」



 



  一陣輕柔的海風拂過他的臉頰。他輕輕的閉上眼睛,露出淡淡的微笑。



 




 




 



  天上的雲緩緩的變化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