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07

從台北到新竹

跟上一篇一樣是大學中文寫作課寫的作文



這篇是老師課堂上放我們回去  給我們兩小時時間寫的



自己覺得寫的沒有很好  不夠強調從家裡要到學校時  在南下的車中因 聽過家人的話 期許   在車上想的事  獲得的感動 



自己還在寫家庭的部份時讓自己有點點心情不好  不過寫出來總是好事





-----------







從台北到新竹



林立
930209



  暮色中,客運在中山高速公路上行駛著。車子開得很穩,窗外路燈像跑馬燈似的畫成一條條昏黃的黃線,外頭的車子因相對速度而看起來似乎沒有在動,只有車內的乘客打著盹兒。



       車內冷氣很涼,我低垂著眼皮,半夢半醒間猜著回到淡水後,弟弟會不會在家,媽媽會煮甚麼晚餐。



       第一次清楚自己在中山高上的時候卻不是坐客運,而是在阿公的汽車上,和外婆、媽媽、弟弟,一同開向我即將待四年的學校,清華大學。車上,外婆一直囑咐我上大學要好好讀書,吃飯睡覺要正常,晚上不要到處跑出去玩。反倒是媽媽向外婆說不用那麼擔心,小孩自己知道,只對我說不要在學校玩瘋了,不想回家。而弟弟則是很羨慕我可以離開家裡,住到外面去,然後展開多彩多姿的大學生活



     照理來說,大一的生活是有趣、豐富、精彩刺激的。對清華大學的我來說,很多的系上活動、選修課,的確如此,讓我玩得很開心。不過,對數學系的我來說,數學的功課也是有趣、豐富、精彩刺激的。不願錯過任何玩的機會的我,



     總是在同學一招呼下,就放下了手邊的書出去玩了。新生盃、系足、數學營、小梅竹、夜衝、夜唱、夜爆肝,每一個精彩的大一生的經驗,我都沒有錯過。忽略教授們交代的功課的我,也就得到應該的報應,拿了一張
36分的微積分考卷回家。



     36分的考卷對一個從高中畢業,剛上大學,第一次考大學期中考的人,是一個莫大的刺激。考完期中考,搭客運回家的那個星期五晚上,我在車上不斷想那張36分考卷,想著回去該如何面對爸媽,該如何向他們解釋我沒有那麼那麼不用功,只是數學很難讀,加上自己不習慣,有點點花不夠時間讀,平常上課又有點點不專心,以致考試時表現有失平常水準。腦中迴旋著學長說的話,說大一要好好讀書,基礎打好,不過像這樣愛玩而不用功也是正常的。「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在心中對自己怒吼。



      車子終究會抵達終點,我考不好的成績也終究要讓媽媽看到。媽媽看到我的成績,說「考不好啊
?」,也沒有急著斥責我,或著急我的大一生活是不是過得很緩亂,而是問我是怎樣沒有考好,溫和的講說下次要好好用功,考一個好成績才行。我很內疚的發現,我必須是一個對自己負責,而且為了讓媽媽開心,要盡力好好表現的大學生了。



     習慣了新竹客運,每次一上車,就可以很自然的慢慢睡去。在睡著之前,一個人在座位上,總是可以想很多事。隨著客運行駛方向的不同,我心裡想的事也不同。北向回家的中山高上,我往往是很累的,可能是在系隊踢完足球,可能是跟同學去市區玩,或只是跟室友在寢室看完好幾部電影或玩完好幾場電玩,在十一點多的最後幾班車,才匆忙趕回家。車上疲累的我,就等不急想早點到家,吃豐盛的宵夜、水果,躺上柔軟而舒服的床。似乎我總是瘋狂在學校玩累了,才回家得到真正的休息。



        大一時我還蠻常回家的,不是思鄉想見父母,而是想見那時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國中同學,為了她,我幾乎每個星期都搭回台北,但不直接坐捷運回淡水,反而先背著媽媽,說找國中同學聚聚
(其實也是實話),偷偷跟女朋友到處約會逛街。當我要回學校時,我便常用費率很低的同門號手機,在客運上不顧身旁的乘客,不停的與她情話綿綿,直到貼在手機上的耳朵都變熱了。



         失戀時,也是在車上。我們從來沒有吵過架,但大一因課業真正變的繁重的我,卻因感到多重壓力,表現中透露出煩躁。直到一次出去感到很不對勁,兩人像在生悶氣,我跟她道別。坐上客運之後,她傳來簡訊,說有認真的事要跟我說,要我到學校收信。擔心的我打電話過去,但剛傳完簡訊的手機,卻回應著,您撥的電話沒有回應…。望著熟悉的中山高旁田野,千萬個思緒在我腦中跑著,我想著我跟她去玩過的地方、說過的話、擁有的回憶。我閉上眼睛,卻無法強迫自己睡著。等著到達學校,車子卻好像永遠到不了終點。有一首歌叫”
sleep with light on”,講一個男生搭飛機離開他的女生,在高空中,他閉著眼睛,但窗外的陽光卻透著他的眼皮,使他無法睡著。回到學校,發現我們分手了。



     從此新竹跟台北距離變的遙遠,我變成兩三個禮拜回家一次。爸爸還是常催著我要多回家,多回家陪陪媽媽,教教弟弟數學,激勵他考個好大學。有時回奶奶家,奶奶總是會找大姑姑、姑丈回來一起吃飯,炒我最喜歡的蛤罵絲瓜給我吃。爸爸會忍不住一直一直跟我講一些道理,或他上課教學生的課程、或要我好好用功爭取出國獎學金、或要我生活過悠閒點,有時看看他推薦給我的書。臨走前,大姑姑總是會把餅乾大包小包的包在一起,給我帶到學校。與奶奶擁抱後,我就前往學校。看著大包小包的餅乾,覺得,滿滿的。



       雖然我不常回台北,能待在家裡的時間也不長,但我回台北除了和媽媽聊聊天,和弟弟玩玩電腦,也一定要去和爸爸在奶奶家吃飯。爸爸煎的鱈魚很好吃。爸爸說他有機會要來學校看看我,但他似乎很忙,總是沒有時間可以抽出來到清大逛逛。要是可以的話,我想找媽媽弟弟也一起來,在清大散散步,在客運上舒服的睡覺,發現,台北到新竹的距離,並不那樣遠。

2 comments:





  1. 又是一篇樸實中帶著暖暖感動的文章



    好喜歡: )


    ReplyDelete
  2. 哈哈 謝謝欣賞我的文章^^



    好久不見 最近過的怎麼樣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