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08

life is continuous function of complex number

一些大的小的愉快的事



一些小的大的悶的事



攪和在一個心靈裡



製造出一種想寫小說的感覺



凝結出深夜累累的卻不想睡  冷冷 黑黑的氣氛



(要是要寫小說會以這開頭:



感覺像是盡力的跑



但身邊永遠是無盡的空白...)





想聽紫色的ipod聽到天亮



但是但是



必須強迫自己  趕快



洗澡



睡覺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