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5, 2008

看完<秧歌>

細細的將這本書看完....





每次看小說時  都像親身經歷一樣





這次像是進到金根的身子



看到土黃黃的鄉野  灰塵塵的街道



肩著重沉沉的擔子  手摟著瘦伶伶的女兒  餵著白稀稀的湯粥 



望著幹部的恐怖嘴臉  



同情著妻子 妹妹 鄉土人們的悲哀





讀到故事終了  有種想去將金根嫂和阿招尋回的衝動



.....







像看這樣的小說  心情總是沉悶的



這樣的故事  亦真亦幻的寫出某個地方某群人發生的故事



尤其這秧歌  正是發生在60年代初的中國



我們的父母約那時出生  這年代離我們現在並不遠  距離也不遠

 





若我不幸的成為當中的一個人



我會怎麼看待這樣的人生呢?



若我聽到有人真的這麼不幸  面對"非如此不可"的絕望



我又會怎麼看待這世界呢?



這樣我大概不會相信有神吧?!    這樣眼睜睜看我們受苦的神太殘忍了







萬儀老師說讀有些痛苦的小說像是在打預防針



我倒不以這樣的心態看小說



有些這樣的預防針太痛了  (也想讓那樣的疾病從不在我腦中出現)



不過  這樣的小說  讓我接觸到了更大的經驗空間



讓我的思考拓展到更大的世界









(還是想看愉快的小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