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8, 2008

龍應台:文化政策為什麼?

http://wayne1017.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6886.html



非常棒非常棒的文章



轉錄自洪偉blog







其中有一句話我覺得很重要 也很喜歡:



文化決策者必須讓學者專家的知識進入到行政體系內部來,做為決策的基礎。





還有跟這句話相關的一段話:



我也目睹某些城市組成無數的專家委員會,然而委員會真正的功能,只是政府的橡皮圖章,為官員背書。在這些城市裡,文化願景往往只是技術官僚閉門造車自以為是的想像圖。民間的專家學者空自擁有知識,但知識對政府決策不發生一點影響。知識界和政府之間因為沒有深度的溝通、辯論和對話,社會也是割裂的,共識不容易出現。而當官員的想像藍圖是錯誤的時候,他的「政績」就是人民的災難。





這也是為什麼我想當能推動 能執行 有實際影響力的教育界專家







真的  沒有給青年人娛樂 學習的文化的話



那台灣會有更多整天玩魔獸 打天堂的宅男





文化活動不該只在學校中教育 擁有的





還有這段讓我很感動:



第三個層面,或許最重要、最基本的一個層面:文化願景的形成,必須來自人民的社會和政治參與。只有參與,可以凝聚社區意識,可以產生文化認同,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二十一世紀初此刻的香港。一百五十年來,香港都是一個過渡的地方,人們來這裡打拼、掙錢,但是既不付出真情,也不投入承擔。歡樂和悲傷,婚禮和祖墳,繫在東方的原鄉。兒女的未來,託付給西方的異鄉。香港,是路過,不是承擔的地方。



一次示威遊行,赫然五十萬人上街。走在街上的人們雖然互不相識,也不需要交談,但是頓時間發現了彼此對這個社會的期待和責任,也意外地發現了一直隱晦不明的集體焦慮和渴望。西九龍計畫引發社會的反彈和爭吵,表面上看起來鬧烘烘,事實上,爭吵史無前例地團結了文化界,而在在不斷的爭吵和辯論中,香港的未來輪廓卻一點一滴地變得清晰,人們在爭吵的過程裡加深了對自己的認識,也更明確地看見了共同的「願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