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 2008

劉炯朗談教育

http://blog.udn.com/liucl/2185707





這標題不見得適當



不過應該是他寫的吧?





嗯....  我想講一些對這篇文章的反對看法





我不認為教育像保溫瓶耶



教育也不是那麼簡單



還有教育不像自助餐



(挖挖   三個我都反駁了XD)





不像保溫瓶是因為我認為保溫瓶不夠強調教育促使人積極的地方  和干預人的地方



要讓每個人都適性發展其實是很難很難的



(這裡先以工作為主要討論的方向  因為如同馬克思講的  生產是社會中很重要的一環(或許馬克斯認為是"最"重要



的)  而每個人一生會花很多時間在工作 (我個人認為在學校學習的專業主要也是為了工作)   所以在此特別談工作)



因為社會是由各種不同的職業組成的  而且一定須要有人去做某些工作



總要有人當路邊的清潔工  總要有人在麥當勞打工 路邊賣雞排  總要有人做公務員 或天天爆肝的工程師



所以  在我看來  大部分人實際上的專業能力往往不是有興趣的事物



(我想  以現在的情況  要是真完全適性發展的話  那大概會有很多人想當棒球選手 藝術家 小說家 漫畫家...)



但是這是必須的



因為社會就是這樣  在改變它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之前  先要學會融入它  在其中生活





教育不只是讓人適性發展  更要積極督促人發展



這是另一個我認為教育不像保溫瓶或自助餐的點



人總會餓  總會想吃自助餐 (吃越多還會越飽XD)



但是人除了好奇心以外  還有惰性  還有許許多多會阻礙人進一步發展



所以教育要幫助人克服弱點  



還要促使人積極 勤勞 充滿好奇心



幫助人達成他想要的目標 (通常這個目標得是社會認可的)







不認同教育是件簡單的事的原因是



不管人們承不承認  教育一定得是"社會建構"



消極的來看  我們教小孩講話就是一種社會建構



積極的來看  教育一直在灌輸人們各種觀念





可是  這樣的話  我們到底該教小孩子怎麼樣的觀念呢?



在社會上人們的觀念已經充滿歧異 甚至衝突了



我們到底該教小孩什麼?



當人在軍中被欺負了  我們到底該告訴他 "報復回去!"  "忍過去當作沒事."  或是"以善報惡"  ?







在我看來  教育是有一些事一定要做的



教育要教導人  與人合作 融入社會 與社會當朋友



教育要告訴人  每個人是同樣重要的 請尊重別人



教育要幫助人找到快樂的方法







至於社會倒底該是什麼樣子



才能有良好的合作  讓每一個人找到快樂呢?









我覺得就得交給社會學家和哲學家去想了



(然後交給不會污錢  品格夠好的政治家去執行     \ _ /   怒!)











------



另外  我總覺得一個某專業的領導人 (如教育部長) 總是該由學過該專業的人當  (或許最好是教育博士)



(這與我這篇文章的批評無關)



雖然"頭頭"的主要任務是"領導"  這代表頭頭不用了解細節那麼多



但是頭頭總有很大的決定權 不只是用人 甚至包含未來走的方向 整個團隊做事的方法



所以我心中理想的教育部長應該要



1.對整個台灣教育現況了解  2.擁有一些教育專業知識   3.是一個好的領導人





看天下雜誌(沒記錯的話)寫說現在教育部長鄭瑞城雖完全不是教育專業出身



但卻是一個謙虛聽各方意見 積極去了解教育現況的人



這是件好事  但是不知道他學得夠不夠快 足夠他有能力當一個教育部長



他做幾件事我很欣賞



就是將之前教改 九年一貫 教科書改寫等一些之前倉卒決定的政策暫停了



他說 "等一等 我聽專家意見 確定了怎樣做好再決定"



我很欣賞這點  因為政策一決定下去影響很大  不容易收回



(或許之前建構式數學政策先想得更清楚  會有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他有這個勇氣先暫停 我認為值得肯定



改變的需求是急迫的  可是完整的考慮是必要的








1 comment:

  1. 老實說,我不覺得你真看懂了他想表達的事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