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0, 2008

我想要讀到教育博士

對我來說  讓我確定未來的方向  比什麼都重要多了



這讓我可以全力以附的拼命往前衝



即使是要跨越不喜歡的"讀資工"障礙也沒問題





底下是我給爸爸的回信



我一直對讀資工未來能研究教育不很確定



所以回信問爸爸







有什麼建議的人請告訴我



特別是對教育或資工了解的人



請告訴我



我很需要









------





 我一直都沒有夠確定讀資工是最正確的選擇  即使我實際上做起來已經百分之九十確定得這樣做(繼續讀資工了)

但是對未來不夠清楚  不知道獨資工能不能達成我研究教育的理想  包括拿到教育學博士這個實際的目標   會讓我無法開始喜歡上讀資工



所以我的目標就是拿到教育博士



世界的資訊潮流是一定要了解的,而社會學給予一個指引的方向。



在我看來, 目前社會進步的動力最主要由資本主義中追求利益的精神所驅動, 無論是經濟金融、MSN等通訊、電腦性能進步等等, 都是在企業的競爭之下,所得出來的結果。 這結果大致上給人更多更多的方便。( 但是方便不一定是讓所有人得利的。 譬如很多弱勢或貧困的人就對琳瑯滿目的商品沒有興趣。這樣, 貧富差距和知識力的差距是不是越來越大?)



但是這些進步我認為不見得是好的,或者是說重要的。 因為群體智慧的結果不一定是對全整體,或甚至對參與的人有利。

我在讀過一點點的遊戲理論後知道,在利益是衝突的情況下, 競爭不見得會讓雙方得益,或甚至任何一方得益。 像是美國的房貸風暴,讓當初想獲利的人虧了,也影響到全球經濟。 也有人試著合作保障雙方的利益,這造成跨國企業互相合作, 力量甚至超過國家,讓這些企業怪獸操控國家經濟、 剝削被迫開放貿易的小國的廉價勞工。



所以這段我想要講的是,需要有人專門來研究這些, 就像是墮胎法與犯罪率關係的發現。若是沒有人研究這些, 這現象永遠不會有人知道。我們也就不會知道未來該怎麼做、 該去發展什麼研究什麼,不會知道該不該暫時降低證交稅, 不知道我們需要什麼技術來促進的我們生活。



而我希望透過教育,去促使更多人(特別是年輕的人) 重視自己改變社會的能力。讓更多人成為社會學家, 一起來研究對社會有幫助的理論。而不只是幫助企業獲得利益, 讓人們僅僅是得到更多的技術。





回到讀資工這個主題。我不知道國內和國外的資工是不是差很多。 我聽到讀資工的朋友,或是已經在外面上班的人, 他們做的都是資工裡面的一小塊領域, 可能是網路無線通訊的某個技術,或者是系統程式的改良什麼的。 以後在外面工作做的是什麼,他們普遍回答"就是寫程式", 看來是幫公司debug,維護系統,做小範圍的技術性的東西。

 爸爸,我不知道是你對台灣讀資工的人所在做的事不了解( 而了解的都是國外頂尖的研究室的情況), 還是你所知道的是我這些朋友在以後可以做的更多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像是讀資工以後是整天在工作這點,也跟你講的" 讀資工需要的是清醒的頭腦,不會讓員工整天工作變的太累" 不一樣?





所以我實在不知道以後有資工專長後是會有怎樣的生活、 和怎樣工作環境的工作機會。

到時我是否可以研究教育,就像你講的,到國外研究教育的大學, 發揮我資工的專長,邊做邊學習?  我實在對這些不很確定。



所以我最想的是得到教育博士,即使讓我讀不喜歡的資工也好, 只要能讓我達到這個目標,我一定拼命去做。

1 comment:

  1. 博士這條路真的滿艱辛的歐....加油!!! 做自己想要的就對啦^_^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