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08

回爸爸的信 二.

要不是不想讓爸爸知道我的網誌 而不能問過他是否能把他寫信的部份波出來



不然我就將爸爸和我寫的部分都波出來了





一樣是關於我未來要選擇教育還是資工的討論和懷疑



藍色是爸爸信中的部份



綠色和紫色是我自己強調的部份













---------------





爸爸我看你這封信回答我部分的問題了^^

我就幾段繼續跟你討論



由上層知識表達(新的知識表達科學系統, 源於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的觀點來看, 我們所表達的觀念與觀念間的關係,或是清楚的、或是不清楚的, 當我們運用這些觀念:組合、拆解、拼湊、分類、彙整與過濾等等, 這些觀念所推演與歸納從而形成新的理念或是結論, 可以在知識表達的領域來檢視:他們的假設與推演、歸納的合理性。 從而我們的思維可以有進行更進一步推衍的能力與審查能力。 源於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的知識表達,對知識表達領域( 其實是涉及哲學、教育更大範圍的領域)的另一個重要貢獻,是規模化(scaling)的能力。




我想上面這段的內容就是你最主要想要我讀資工的原因吧

簡單的講  "就是有更有系統的知識表達和思考方法  以對世界上的資訊和未來的各種事物的發展情勢有更清楚的了解"



我也較能猜測英國的資訊學院是在研究什麼了




整個資訊社會的演進,我們了解多少?我們還是由工業化的角度,
來定義資訊社會的演進是一種科技的力量,像推土機、鐵路、 耕耘機一般嗎? 電腦科學系台灣更名為資工系(幾乎完全定義在工程學院的概念), 但我在英國時,在英國卻擴充成立資訊學院 (Informatica)(無法由理、工、人文、 社會學院概念涵蓋),裡面涵蓋數十種新科系與機構。




我先提出一個想法(跟你想法不同不要生氣^^")



"了解資訊 跟在台灣讀至資工碩士所能學到的沒有關係
也就是我讀到資工碩士  沒有你教我在愛丁堡所學到的東西  我也沒有更佳的思維能力
事實上  我認為學資工和較佳的思維方式沒有直接的關係"



的確,我想數學、資工,特別是資工其中的人工智慧,應該是跟" 模擬思考"比較有關係的。

這兩者都是試著用很有系統的符號表示出事物  再試著使用它解決問題



的確這兩者跟思考問題的解決過程有較直接的相對映過程

像是我觀察到電腦中要解決某個問題的運算  就要先通過人定義出來  分解成電腦可處理的問題(當然也要先告知電腦處理的辦法) 

為了讓電腦能了解  問題的解析 定義是很重要的   也因此讓資訊工程這學科的思考方式看起來更有系統一點



但是  兩者的思考方式  是沒辦法解決所有問題的 (所以才會有物理 化學 機械工程 生物學 醫學 社會學等等學問)

像是我想數學可能沒辦法在心理學 社會學上有太大的發展

因為如心理學上有許多東西是數學無法定義的

心理的很多狀態是連續的  各個狀態之間無法清楚的區分出來  因此也不能用數學方法繼續"證明"了

我想哲學中的許多問題數學也沒辦法幫助太多

因為世界上很多事不能清楚的分解出來的



而資工的在考慮問題時  思考方式常常是跟硬體對應的

也就是電腦中的結構會影響到我們怎麼設計它思考

(當然  依據電腦的思考方式 再對應回來人類的思考方式  的確有很多可以對比的地方   讓我們能更改進人自己的思考方式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新的知識表達科學系統源於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



以上兩段並不是要否認學資訊會有更佳的思維方式

而是要強調上面綠色的那段

就是我讀到資工碩士 並不會學到"資訊" (除非我要繼續讀到資工博士(但那是我決不想做的事))

我想以我的話  我也可以說  資訊工程跟電腦科學沒有直接關係



我看到9/27你寄那封信中的金融風暴和毒奶粉兩件例子

第一件是跟經濟學有關  第二件算是跟社會學有關   不過更好的說  兩者應該都跟"資訊"有關

但跟電腦科學所學到的都沒有直接關係   即使電腦科學可以在很有系統的學科裡學到一套很有系統的思考方式



而我覺得在這兩個例子以及醫生約診還有股票預測詐騙信中

真正突顯出來的  是"科學式"的思考及研究方式在這些學科中所呈現的效果

或許這些學科中以往研究的方式不好  導致錯誤 模糊的結果

而現在有系統的研究讓解釋出證據  讓它有力的說話


所以這是為什麼我覺得讀到資工碩士無法有更加的思考模式
而讀其他領域也可以有更加的思考模式 (在經過向爸爸學習之後)





再來是回應姚餘學長的回應




1, 我认为立所追求的不仅是一张博士学位, 而且其象征的修为。 学位只是副产品, 建议立多想教育博士的方向上他想完成什么事情。

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得到博士学位也顺理成章。

3, 所以讀資工对教育博士的帮助是, 它可以成为追求博士学位中的内涵。 我理解教育博士象征一种对教育方法的研究水平。

資工是这种教育方法可以应用的领域。

如果立只有教育方法而没有内容去教育别人,
那只能继续研究更好的教育方法,因为没有一个实际领域, 难免成为纸上的学问。

2, 我理解资讯时代的本质是资讯的传播方式。 读資工可以了解资讯传播的技术基础。 就好像想了解汽车的人去学汽车工程一样,了解必将深入。

不然也只能讨论汽车的皮毛。



我認為這三點更鼓勵我讀教育

對於1.  教育也有很多的知識內涵需學習   我覺得並不是學得資工碩士後隨便學一下就能獲得的  應該是要經過長久的時間累積 還有學術上知識的累積

對於3.  我正是想了解更佳的教學方法  

我不想了解資工方面的學問該如何教給學生 但我對大學高中的各學科如何教給學生很有興趣 (就像補習班老師所學沒有教授深  但卻給學生品質大的多的教學一樣)   所以我是對教育的體制較有興趣



像芬蘭 德國從國中到大學的學制跟台灣很不一樣  教學的重點也很不一樣

還有教師評鑑如何實行在美國 而芬蘭為何沒有教師評鑑卻仍保有教師的品質

這些 我想也可以透過科學式的研究  得到成果  藉此改善教學的品質

而且  教育是刻不容緩的事

它也是做的好 就可以影響更大群人的事

而且  教育也是我想努力的事



對於2.我的確只想了解汽車的皮毛而已  因為我真正的興趣在教育 資訊的傳播我只要懂得最核心的結果就好了 能使用它讓它幫助到我教育的研究就好了









我看到錢穆的這段話也非常的感動 (我似乎在張元老師的歷史曾聽過這段)



在他的書中,他的回答是: 他不時看到社會劇變與失去民族自信的痛苦,但他內心知道, 這整個社會的重建,需要真正的知識,需要能通古今之變的知識, 才能將整個國家帶領到一個強盛、和平、有自信的境地, 而這需他更能夠耐著性子,靜下心來, 好好把涉及國家發展的關鍵問題研究清楚。這使得他的內心, 不斷受到現實與理想研究的煎熬。我深深的被他的話打動,只憑熱請是不夠的, 需要沈潛下來建立自己的力量,在這樣的認識下、 我的內心也不時體會到這種兩難的處境!



我覺得這裡所需要的知識正是哲學 社會學 政治學 經濟學這樣大規模的學識

當然資訊工程對我們的影響很大  他不只帶給我們新科技 影響整個資訊世代的革命   還有帶來思考模式的系統化(這好像是更新的學問)



我認為科技並不能真正讓人快樂
所以我想要研究教育 讓更多人了解以上學科的重要性
以更強大的知識後盾  促進人類社會的快樂




> 如果由資工碩士至教育博士是可以的行進的途徑, 那麼是可以不思考有那些領域的轉到教育領域的關係, 畢竟教育博士僅是提供一個可以實踐教育理念的社會地位與社會通口。知識與問題的內涵與意義,及個人選擇途徑的策略, 才是思考的核心。據我所知的,在海外獲得博士學位者, 有許多的人之前學位並不是教育。




我覺得資工碩士並不容易轉到教育博士耶

我真正想了解教育知識與問題的內涵與意義

所以我想選擇教育

發揮我的熱情 更努力的去讀教育

(這樣加倍的熱情與努力也讓我讀的時候更快樂 且更容易成功)





所以我最近想法還是偏向想讀教育碩士

最主要是因為對幾個想法開始懷疑

1.讀碩士可以幫助得到教育博士?  事實上我覺得少了兩年讀教育就少了很多去讀教育博士的基礎

2.資工碩士的專長可以幫助到國外讀教育?   我覺得在台灣讀資工碩士只能獲得某小領域的專長而已  跟國外學教育所需的專長沒有關係

3.系統化的思考模式是資工所獨有的?   我覺得事實上在台灣各學科都沒有強調這東西  只有在國外或透過爸爸由人工智能所學到的傳授給我們  我們才能真正有效率的了解

而且  我發現之前低估了興趣的力量  

想到得讀資工讀到碩士  可能還要以這為工作先賺錢  未來要是沒辦法立刻毒教育還要繼續以資工為主業    我就會感到灰心和沒力

相比之下
  我之前對教育充滿的熱誠  我就發覺
我真正喜歡的是什麼
讓我充滿力量的是什麼
讓我讀書時感到快樂的是什麼





我覺得研究所的選擇是很重要的  跟未來的專業 工作具有很大關係

我想選擇教育做為我能努力 發揮的地方





(我很誠實的說出我心中的想法  你不要生氣喔^^")

1 comment:

  1. 爸爸生氣了= =....



    爸爸生氣會讓我覺得好難跟他溝通



    爸爸遇到意見很不同的人很容易生氣 要不然就是完全不理他

    當然對家人就是生氣了...



    爸爸沒有更仔細解釋的話 我怎麼知道該如何相信爸爸講的是

    對的?

    怎麼知道我的想法不是更有遠見的?

    怎麼知道我不是那個獨排眾議 堅持走自己的路 後來成功的那

    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