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以前寫作課寫的"最遙遠的距離"影評

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最遙遠的距離



"It takes the most distant course to come nearest to yourself



It takes the greatest climb to bring us the to finest nature beauty



We must knock at every other door to reach our own



To reach the innermost self in the end."



- adapted to Tagore's poem.





該是用這首詩開頭的。



在”最遙遠的距離”中,錄音師小湯走失了。他所深深喜歡的女孩離開了他,因而他踏上台灣東部,錄製該屬於他們的”福爾摩沙之音”;上班族小雲迷路了。她身處平凡的上班族生活當中。身為第三者,每天她聽到男友接電話時虛偽的謊言,只能以酒麻醉自己;心理治療師阿才受困了。面對著一個個痛苦的病患,他低沉的嗓音肆放一條條情緒的洪流,卻在不完滿的婚姻及工作中失去了自我。



這是一部以聲音為主軸的電影。一路上,隨著劇情起伏進展,海浪聲、風吹過草堆的悉窣聲、熊熊營火燃燒的霹啪聲、松鼠興奮的鳴叫聲與孩童純真的笑鬧聲、夜空星星的聲音,皆不用言語的間接讓人的情感顯露出來。聆聽大自然是一種接近大自然的方法,也是一種接近自己的方法。



小雲自從戴上耳機聆聽陌生人小湯寄來的錄音帶,便融入台灣東部自然的聲音中。是誰會聽海浪聲聽到想忘卻眼前一切的現實呢?並沒有很多人這樣做。但當一個人已經厭倦工作、感情上的不變的困頓與煩悶後,或許會這樣做。小雲就是這樣的人。他不被他的男人了解,當男人在她面前面對另一個女人的時候,毫不掩飾的謊言就在小雲眼前展開。似乎沒有事情在小雲身邊是真實的、是貼近他的。在這沒有目標的世界中,追尋聲音的源頭成為他唯一的目標。因此他開始遠行,追尋自然聲音的源頭,和紀錄他擁有的聲音。比起來,孩童的笑鬧聲反倒讓他重拾起笑容,貨車上原住民哼哼唱唱的原始歌聲,讓他學會了唱歌。



那你呢?你有多久沒有接觸過大自然了呢?你有多久沒有走過大片草原,感受風吹,聆聽草動的聲音了?



小雲如何展開這趟旅途,開始紀錄屬於他和曾經屬於他的女友的"福爾摩沙之音呢?"



若是你,失去了一個最喜歡的男朋友/女朋友,你會做什麼?會不會做一件瘋狂的事?會不會將自己投入暴飲暴食、憂鬱音樂、記憶中?會不會想去完成一些該是一起完成卻未被完成的事?



小湯生活的一切皆因失戀而變的支離破碎。他失去錄音師工作,難過的坐在路邊哭泣。因此他踏上收集"福爾摩沙之音"的路途。事實上,他寄的錄音帶從來沒有到達前女友的手裡,他的努力全都白費了。直到遇見了阿才,他才接受到了治療。與自然聲音、回憶、自我接觸的過程,也在台灣的最南端,為"福爾摩沙之音"錄下最後的錄音。他,一個人開車回家。



在最後,阿才戴上蛙鏡潛水裝一直走一直走,是要前往何處呢?



阿才是心理醫生,他懂得如何治療他人的心理傷口。他知道,治療他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人自我治療。小湯因情傷受創,阿才傾聽他。他們開始角色扮演,阿才成為小湯,小湯成為前女友。在這樣的情況下,小湯安慰著小湯,他痛哭,得到釋放。"要好好的。不要讓我擔心,不要讓我難過,知道嗎?"他對自己說。"我會好好的"。



阿財指引他人出路,卻從來沒有找到自己的出路。他擁有的是破裂的婚姻。他感覺像是一個找不到出口的人。就像幾米的作品"微笑的魚"裡面的主人翁一樣。寂寞的主人翁發現一隻魚,於是帶他回家,他倆成為朋友,並在最後,他們發現了屬於他們的世界。阿才就像那寂寞的主人翁吧,努力尋找出口,卻找不到,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困在玻璃缸裡,快無法呼吸的魚。於是他戴上潛水面罩,開始沒有方向的在陸地上泅泳。他最後會走到目的地嗎?



或許,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人與自己的距離、人所需要的治療、人所尋求的自我追循,最終關係的都是感情吧?



那最後的海浪聲是否有伴隨著你,穿過最最遙遠的路,找到自己?





最最遙遠的路  詞: 泰戈爾、胡德夫 曲:胡德夫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複雜的訓練 引向曲調絕對的單純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照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後一個上坡 引向田園絕對的美麗

你我需穿透每場虛幻的夢 才能走進自己的門 自己的田







-------



現在再回頭看



發現自己似乎將自己的感覺在影評中投射的很淡



或許我覺得這電影對每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吧



因此僅僅是作一種引導 將電影中主要想強調的淡淡印了出來





而它對我來說  印象是非常深刻深沉的



如同胡德夫的歌聲帶給人的感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