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5, 2009

雜記 剩最後一個研究所考試 師大

今天考完試 跑去交大博愛校區   踢球



有個隊友愛自幹   浪費很多機會    其他隊友因為對我不熟不太傳球給我



整體來說  踢不太順      我認為那些人也踢的不怎麼樣   資工或電機系隊都可以踢贏他們



跑回清大踢球(才得了好多分)



看到王老師







文章一開頭講足球而不是考試考得好不好其實就暗示著考完後的苦悶



今天考的是交大  他的計算機組織出現了好多沒看過的東西  出題方式又採取倒扣及多選題



兩種在不完全確定答案下就沒有機會拿分的方式



不過不該怪題目  自己該保握的題目也不確定寫的對不對



簡單講  不熟悉



應該要表現的更好的





要說這幾週來考的怎麼樣



"不太好"



今天王老師問的時候  就這樣回答



且忍不住又抱怨被交大題目轟炸的情況



老師似乎不太有耐心聽這些



的確  身為要考試的學生   無論如何就是要讓自己實力變強



感覺讓老師期待落空了  自己因此有點失望



覺得自己不應該在老師面前抱怨題目的







還剩一所師大  這是除了台清交我最想讀的學校 (實際上我現在比較想讀教育所)



雖然他們資工所聽說蠻弱的  但在那邊可以獲得教育知識的資源





之前在聽王老師說讀資工系未來的情況 而認為教育所更適合自己之後



讀書意志無法抵抗的被削弱很多



但不管接下來我會選擇什麼所  資工基礎學問還是我想學的



有了資工基礎 我也能夠在未來教育領域中會使用電腦這個好用的工具  (還有現在在修的統計我也要好好學)





所以最後這一週我一定要好好再準備







好久沒有在網誌上自言自語這麼多了



今天在考完試後跑到清大  看到沒有人的足球場    有股空虛的感覺  



像是考完試了  像是高中時考完指考一樣



下週的複變作業  之前訂下許多考完後要做的事   在眼前莫名變的好小好小   小到暫時失去它的意義







大概是好一段時間感覺少了可以多聊一些事的朋友 



或者是朋友在大五這時間 這空間  變的離散      分佈得很分散 這樣



(平常遇到好朋友也不會深入聊一些事吧)







我必須講  必須承認   我想聊的事包括了"生命的意義"這樣嚴肅的事



有時候我會像是個目光過遠的人  試著從整段人生看自己現在的二十二歲



想自己到底要什麼  想要過什麼樣的未來



想這樣生命的意義中好玩及應該要好玩的地方



(還有一些想聊的  但是不在這邊寫出來)





時霖回來住一天  我感到一些些膚淺的東西在自己神經裡飄過  (不好意思這樣講好朋友帶給我的膚淺的感覺)









啊  我希望我追到那個喜歡的女生X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