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沈芯菱

一個清大大一生的演講

http://www.nthu.edu.tw/newsphoto/98news/hotnews-980313-2.php



介紹

http://www.anan1.webnow.biz/whoisanan/temyinde.htm


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i2taiwan/profile


維基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2%88%E8%8A%AF%E8%8F%B1


還有他出的書   "100萬的願望"

http://anan1.webnow.biz/newbook/newbook2.htm




他現在是清大人社系一年級生


很熱血 很屌 我很佩服







對我來說  有像這樣的熱血  才叫  活著







----

看到草根人物臉譜   



赫然想起自己以前在姚人多的社會學導論課所做的作業



那樣人物的相片有相似的意思



特別找出來

http://www.wretch.cc/blog/allenlinli/22294949



有興趣可以看看  (我很喜歡最後一張照片^^)





----

再將他的書"100萬的夢想"介紹序看完



令我回想起看完"野火集"時立即傳簡訊給洪偉的衝動

(那時傳的是"洪偉,我看野火集熱血的要流淚了!")



不禁想罵  



"馬的  太熱血了  讚!"







覺得實在太發人深省了 特地將序全文轉錄



請看看小小的學生能在社會中做出什麼改變 

















【作者序】第三個願望,百萬收入做公益


從小到大我們全家三人相依為命,因為平常生活過得清苦,所以爸媽決定無論如何,在我生日當天,都要好好替我慶祝,以作為補償。每年生日,爸媽都會在簡單的蛋糕上,插上一根根紅蠟燭,全家人肩並著肩,快樂地唱著生日快樂歌,再緩緩將蠟燭吹熄。燭光映在我洋溢著滿足的臉龐,在那五坪大的空間,溢出滿滿幸福的燭光。


轉眼間到了國小,有一年媽媽因為過於忙碌而忘記了我的生日,原本期待的心情一時落空,是最令人難過的。媽媽為了補償我,允諾這次我可以破例許「三個都會實現的願望」。


「都會實現?有這麼好的事嗎?」我睜大眼睛問。


「上天看妳這麼期待生日的到來,一定會幫助妳全部都實現的!」媽媽笑著說。


就像小時候相信有聖誕老公公的存在一樣,我天真的以為老天會幫我實現願望,因此我小心翼翼的許願,深怕浪費了任何一個願望。


在小二的時候,我猶豫許久,向上天許下了第一個願望──坐火車。那時書本寫著坐火車可以看到許多田野的好風光,同學們也說火車的速度超級快,好像雲霄飛車……我因而嚮往著。某次假日,爸媽就開著車載我到嘉義,然後媽媽陪我坐火車回斗六,火車轟隆隆動著,我有如在太空船艙般興奮得手舞足蹈。在火車駛過平交道時,還看到爸爸追著火車直跟我們打招呼呢。坐在快速行駛的火車上,我彷彿也跟著躍動起來,從夢想的起點出發。


第二個願望,是在小四的時候,時常聽同學提起坐飛機的感覺有多美妙,宛如騰雲駕霧般遨遊在天空中,而且還有好吃的餐點呢!因此我也想了好久,最後跟上天許了想坐飛機的願望。上天請媽媽告訴我,只要我每天存五塊錢,一年後我就可以坐飛機了。那期間,每天投入五塊錢到小豬撲滿,是我最快樂的事情。一年後,終於存足錢,於是爸媽載我到台中機場,然後再坐飛機到台北。我害羞地回應美麗空姐的微笑,迫不及待地看著窗外,雲朵下面出現了彎彎曲曲的海岸線,滾著白色浪花的邊,底下的那片雲,也許就是剛剛我還在地面時,引頸盼望的那朵!我的心隨著飛機翱翔,彷彿看見自己的夢想,正在奮力飛翔。


隨著年齡的增長,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要許下第三個願望時的心情,也越來越謹慎。後來,我得到老天的眷顧,在大家都還不熟悉電腦時,我已率先成立工作室,藉此累積收入。刻苦的環境,讓我的個性積極且上進,所以我屢次獲獎,也累積一筆為數可觀的獎學金。


因了解而產生關懷,因關懷而產生行動。我曾感受過弱勢學子資源貧乏的窘境,深知弱勢學子的需要,所以在架設多個公益網站和辦過一回又一回的公益活動後,我終於能夠堅定地許下了第三個願望──希望我能快點成長,我要賺進一百萬來做公益。


為了能實現願望,我將金錢交由媽媽打理。辦公益不是嘴巴上說說就可以,如果沒有金錢當作基石,是寸步難行。但是公益也不是用金錢來衡量,而是心力、腦力、行動力的交織,所以每一個活動,我都盡力希望能做到最完美——用最低的支出,獲得最大的效應。我不奢求做一位大慈善家,只願我能成為公益小先鋒,並且在我戰勝許多不可能後,可以讓許多更有能力的善心人士,能繼而效仿,激盪出更大、更美的火花。


如果你問我辦公益能有什麼實質的好處呢,其實我受益的並不是實質的金錢,而是無形的蛻變。在過程中,我更能感受到,付出不是有限的施捨,而是無限的獲得。像是我所推行的活動將我引領上成長的道路,它教導我如何勇於追求理想,以及如何繼續爲公益奮鬥、為夢想而活。


我不知道我是否已完成第三個願望,即使還沒有,我想也已經很接近了。如果能再有許第四個願望的機會,我的選擇還是不變,下一個一百萬,我還是要做公益。隨著年齡的增加,我希望自己更有能力、做更多的事,繼續在公益與公義的道路上前進!




一元柳丁,風起雲湧


火車隨著鐵軌南下,眼前的風景慢慢從現代高樓轉為農田與平房,越過濁水溪,就可以看見西螺大橋,這副景象正是台灣最貧窮、人口外移最嚴重的地方──雲林。曾經,這裡的農民生活困苦,被忽視,被遺忘,直到有一天……


金黃色的希望


在令人瑟縮的十一月份,耀眼的陽光灑向滿片黃澄澄的柳丁園,宛如金粉從天上灑落般美麗。每當上下學經過那一大片的柳丁園,即使寒風刺骨,我也能感受到一絲絲的溫暖,那一粒粒澄黃結實的柳丁,是農民深切的希望。曾幾何時,這些可愛的小圓球,被人棄之如敝屣,被擺在無人問津的地方賤價銷售?我望著那些面露無奈卻仍要討生活的農民的神情。而這樣的神情我卻不陌生,因為幾年前阿公也是為了滯銷的文旦而嘆氣,不禁讓我百感交集。


我不懂台灣的農業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柳丁價錢這麼低,難道都沒有人關心農民的生存嗎?難道大家都認為,只要價錢便宜,自己能受惠就好了嗎?這難解的問題,一直困惑著我,一年接著一年,柳丁價錢從不見好轉。


轉眼間,蕭瑟的秋天又到了,正巧是立委選舉期間,擾人的宣傳車,挾著高分貝的播放器,在大街小巷裡闖蕩,強而有力、蠱惑人心的口號聲,一陣陣地傳入教室,我聽得非常刺耳。在農民居多的雲林縣裡,各個候選人五花八門的政見,都不乏對農民有利的政策:「農民ㄟ春天,登記第X號XXX,真正用心關懷農民……」我不禁納悶:真正用心?難道你們沒看到滿街的一元柳丁嗎?沒感受到血本無歸的農民正需要你們的援助嗎?



不問一元柳丁?


也許是心中的正義感在呼喚,我立即提起紙筆,一氣呵成地寫出累積多年的忿忿不平,想要戳破政客們的虛情假意,並且懇請政府積極提升農業發展。短短的數百字,隱含著現今農民所遇到的淒涼困境,以及我熱愛台灣鄉土、關懷弱勢的心情。


回家後,我再次與農民確認今年柳丁的價格是否如往常般的低廉。於是我想藉由投書這種良性、溫和的方式,表達出農民的心聲。這封投稿至聯合報民意論壇的文章,竟然點起一連串的風暴。


隔天我的文章被刊登出來,這個潛藏已久的問題浮上檯面,我心中有股風雨欲來的預感。彷彿船長在黑暗之中迷失方向,不知該將船駛向何方,也許前方的海面一望無際,可以平穩而行;但也可能暗礁四伏,一不小心就可能支離破碎。


果真,刊登後隔天,農委會立即做出回應,指說柳丁價格平穩,農民仍有獲利空間,又說現在還不是採收期,請農民切勿提早搶收,以免風味不佳。看到這則回覆,我心頭浮上千百個問號,為何農政單位會對產地的實際情況一知半解,還用大盤商收購後的批發價格來定論。我和家人商討著要如何回應,爸媽勸我沉默是金,畢竟我只是個小女孩,大人們不會跟我計較,只要事過境遷,大家就會淡忘了這篇投稿。


在網路上為百萬農民發聲


聽完爸媽的勸阻之後,我帶著猶豫的心情去上學,途經柳丁園時,我看著樹上結實纍纍的柳丁,想到這些都是農民金黃色的希望,為何有搶收之說?望著農民蹣跚的背影,更多的心酸與不捨,頓時湧上心頭。為什麼農民遭受了這等磨難,卻連發聲的管道都沒有?我沒有無的放矢,為什麼要認輸呢?寄出投稿文章的同時,它就象徵著百萬農民的尊嚴,我怎能輕易作罷呢?


心念一定,我顧不了上學遲到,回頭就往家裡狂奔。沒錯,唯有反擊,才能守護農民的尊嚴,不管未來會面臨多少苦難,我都願意承擔!回到家裡,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請媽媽今天到柳丁園拍照、採訪,以作憑證。既然有人認為一個國中小女孩的話不可信,那麼我就架設網站、提出證據。不用靜坐絕食,不用抗議遊行,我要用最溫和、最有理的方式,告訴全國人民現今台灣農業的窘境。


當天在學校,我仍然心神不寧、躊躇不定,不知道如何選擇才是正確的路。如果我選擇回應,勢必掀起一場滔天巨浪,而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女生,有辦法在這驚濤駭浪中全身而退嗎?但果賤傷農的事實並非虛構,在此危急時刻,我必須要有說真話的膽識與勇氣。


放學鐘聲一響起,我飛奔回家,媽媽已經將照片都準備好,我快速地架設好「守護台灣柳丁」的網站,並且貼出照片,包括整片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柳丁園,以及附近水果行的宣傳大標語「柳丁一粒一元」。接著,就撰寫一封名為「百萬農民的期待」的回函給報社。我心意已決,也做好準備了,從現在開始,我的每一步將會走得更加堅定有力。


我的回函引起了報社的關注,報社特派記者來訪,想深入了解來龍去脈、報導真相,我思索片刻後答應了。也許事情就此打住是明智的,但是,還不夠,如果全國人民以及政府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那麼事情仍未獲得根本的解決。


風暴驟起


當晚我睡得忐忑不安,一方面是對未知的波折感到迷惘,另一方面是要求自己要做好心理準備。既然已將此議題告知媒體,等於是開啟事實的真相,所有的風暴,將從現在開始……


隔天一早拉開鐵門,門外突然聚集了一大群媒體,媽媽登時看傻了眼。醞釀多時的風波終於爆發了。媽媽趕緊上樓將睡夢中的我搖醒,緊張地說:「外面來了好多媒體,妳去告訴他們妳不接受採訪。」事情演變至此,似乎有點過火,我們只是小人物,拿什麼和政府對抗呢?情況若超出控制,我可能會被污名化,而背負種種的壓力、罪名。媽媽怕我受傷害,因此極力阻止我接受採訪,嬌小的身軀則像個巨人般,將媒體擋在她身後。


我告訴媽媽:「媽,壓死我,總比壓死農民好。我寧可苦力撐著天,也要守住農民的尊嚴。」無法回頭,也無法逃避,唯有面對,農民才能獲得新生。媽媽沉默不語,似乎理解地點著頭,但還是心疼地一直撫摸我的雙手。

守護台灣柳丁


在背負著極大的壓力之下,我告訴媒體事情的原委,並請他們到果園實地採訪農民。經過媒體的報導以及宣傳後,瀏覽「守護台灣柳丁」網站的人一下子暴增,並且收到上千封支持、鼓勵的來信,甚至收到遠居國外的華僑同胞來信。有人說他們現在才懂得台灣農民的苦,有人說他們以後會好好支持台灣的農產品……我好感動,因為一切的辛苦終於獲得回應,越來越多人願意和我一起支持這個願景:「以柔軟的心、堅定的改革──守護台灣農業」。


在媒體強力追蹤報導之下,農委會迅速做出回應,明快地以不錯的價格收購滯銷的柳丁,並製播促銷柳丁的廣告。機關團體開始認購柳丁,軍人、學生也一起來吃柳丁。再加上我藉由網路的傳播,提倡「全民吃柳丁」,於是頓時變成全民運動。經過幾番的波折與壓力,柳丁的價格止跌回升,從一斤四元升為十二元,漲幅三倍多。


台灣柳丁終於暢銷熱賣,柳丁議題在國內掀起一、兩個月的新聞熱潮,所有高官政要無不積極地加入推廣柳丁之行列。但為了避免柳丁淪為政治議題,我決定不再接受媒體採訪。


在那期間,任誰都能感受得到,台灣農民是有尊嚴的,不容被忽視、也不容被遺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