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轉錄朋友 毛怪 的文章-- 兩件事

兩件事

http://www.wretch.cc/blog/fuzzymonster/10709588



我的好朋友毛怪的文章

我對這文章蠻有感覺







-------



第一件事情是關於「第一次當導演」





那兩天有許多朋友來看,

事後我感到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力,

於是寫了篇感謝大家的文章,





不過,

有幾位答應我要來,

卻沒有來的朋友,

我並沒有特別提到,

他們耿耿於懷:「自己沒有來看以及毛怪是否在生氣。」





我發現,這樣的事情常常在生活上面種下許多種子,

緩緩的發芽,

成為一種澀口的植物,

阻擋在每個人的心前,

很難坦率、無法交流,

只能生硬的切斷連絡,

像是松樹被環狀剝皮後,兩方都死去。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被歸類為「小心眼」的那一類人,





或是因為當每個人錯過了某些自己似乎「不應該」錯過的事情,

總會感到心煩意悶,





若是以前的我,

我真的很容易耿耿於懷,

並且想要偷偷的報復,

後來開始希望坦率面對自己的時候,

我發現,自己還是會耿耿於懷,

可是卻是因為在意那個人,

很希望與那個人多一些交流,

畢竟我們最多能交流的時間,

也就這麼一輩子而已,

我開始覺得「一輩子」是那麼的短暫,

你「錯過」來,我「錯過」去的,

人生僅剩下的,

不就只是錯過嗎?





若是要真的那麼坦誠,

我最在意的一次「錯過」,

大概就是河馬的畢業展,

我沒有去吧!

因為,那時候真的對他很生氣,

是再怎麼樣也無法原諒的生氣。





不過,

現在真的覺得,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會成為朋友已經很難得了,還要因為講不出口這件事情,

或是自己不會表達這樣的藉口來搪塞自己的人生,

真的很可惜,





當然還是必須保住自己內心的秘密,

可是除此之外,

還有什麼是無法坦承的呢?

或是,經過一段沉澱的時間後,

適時的說呢?





所以,我真的沒有生氣,

我甚至很開心,

因為你們都知道我要當導演,

也都默默的祝福我,

你們到場,

我也都很害怕因為無法與你們聊天或是不小心冷落而難過,

不過,

人的心情總是會不由自主的亂來,

無法的時候,就讓他無法吧,

可以的時候,還是把握吧!



下次你有什麼事情,請跟我說,

我也要幫你加油!(最後好勵志.....我要吐了!)



---------------------------------------------------------------







第二件事情是關於「小孟消失」





小孟是我當兵時新訓的好朋友,

就在他去年幫我慶生完後,

在MSN上說:「我要消失一陣子。」





之後就消失了,

打電話也不接,

簡訊MSN都不回,





我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惹火了他,

或是太嘮叨,像是阿伯一樣一直碎碎念,

或是太愛計較,

諸如此類,





突然之間,

「他消失」這件事情,

變成ㄧ個我人生之中很奇妙的故事,





就好像王寶釵得要苦守寒窯,才能證明他的真情,





我在想,

面對一個突如其來消失的朋友,

我們應該要抱持著怎樣的態度?

應該要難過、生氣



或是體諒?





我第一次試著要體諒朋友,

更何況,他是否有需要你體諒?原諒?

我們又何來的能力去這樣做呢?









每天想,

到底為什麼呢?

自己是犯了什麼錯?

或是他只是單純的想靜一靜?





心裡的想法不斷的翻滾,

在什麼都不確定的情況下,

我在想,

有多少人能讓這種感覺不成為一種恨?





面對一個朋友的突然離去,

我們都能夠簡單的原諒嗎?

若是如此,

那到底作法為何?





還是應該要乾脆的生氣,

簡單的切斷關係?





其實,生活中要消失一個朋友,

那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咻咻"

也許連聲音都還沒聽到,

兩個人就再也見不到面了,





也有很多人對於友誼總是採用「開放式」的作法,

認為不需要勉強,

是朋友的再見面還是會是朋友,

不是的,那更好。





我開始對於那些熱血少男漫畫中那種濃厚純烈的友誼,

一直以來所感到的憧憬,

覺得實在太困惑了,

可是我卻不願意改變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

若是我們願意多做些什麼,

那麼我們才因此多了些什麼,

而別人卻總是認為,

會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其他的,反而會是一種障礙。





我覺得很奇妙,

人們看似對於自己各種看法都有輕巧的掌握,

於是往往當某種作法發生錯誤的時候,

也許會難過或是生氣,

但是再重新找尋的時刻,

又獲得原本那樣的自信,

並且對於原本的做法感到厭惡,





而知道這些作法的人,

也只是知道而已,

無法評斷,

也無法實驗,

只能靠著自己內心想要朝的方向前進,

得到一些無奈與成長,

似乎也該向前進了。







雖然這幾天終於恢復了連絡,

可是心裡的確會開始想著,

那麼,也許有下一次吧,





心裡的不安增加了,可是質卻變輕了,





下次我還會那麼的在意嗎?





之所以人的感情無法考驗,

就是因為這樣吧!

可是,我總認為,

一次是可以的,

兩次是可以的,

三次以後,

人就再也無法承受了。





若是還能夠接受,

那麼,這個人勢必也已經疲憊不堪,

再也無力面對或是思考甚至愛了。

剩下的,

只是摩擦過後,遺留在洞穴裡的關懷而已。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

那樣像輕巧溫柔的母親搖籃曲的歌喉,

在心底緩慢的說著,

陪伴我們,直到死去。





---------------------------------------------------------------------------------







「因為很聰明,

所以故意













。」







小時候的我,或是說,一直到現在的我,

也許沒有聰明到什麼樣的境界,

卻有著每個人都有的小聰明,

並且靈活的使用著,





因此不斷的在生活裡傷害自己週遭的人,

即使結局總是造成自己更多的窘況,

還是不厭其煩的持續著,

像是測驗著生命還能有多少種突發狀況,

讓自己感受到活著的刺激,







一開始寫文章的時候,

用一些靈巧的筆法與生動的說故事能力,

要感人肺腑、要激情美妙、要夢想

總以為可以創造出些什麼,

並且好厲害,





「那是我才說的出來的故事。」





可是,後來才發現,

生活中的故事早有許多的紀錄者,

每個紀錄者都有不同的方向與想法,

那麼,





我只是想要當一個奇特想法的故事家嗎?

或是,

我只是想要感動別人嗎?





這個想法實實在在的讓我困惑了,







我在想,

生命不僅僅於此,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快的找尋到了答案,

我發現,

我只是很單純的想要了解生命的意義,





並且,

也很快速的在我看的書籍裡面,

找到同樣想法的作家,

他們都試圖從各種故事之中去探索甚至找到答案,

可惜的是,

人生沒有確定的答案,

卻有相對的答案,





想要當一個令人崇拜的人,

那就當一位令人崇拜的人,

想要簡單平凡過日子,

就簡單平凡的過日子,





而這些作家總是想要找到更好或是更完美的生活,

其他人總會說「你想太多啦。」

這些作者也往往在最後,

陷入無止盡的迴圈之中,







我漸漸發現,

原來一篇故事,

一個想法,

之所以不同,

只有在本質上會呈現差別,





有點類似以前女朋友對我說的,

:「如果你是真心的,那這句話就很不一樣。」







後來又開始思考,

怎麼樣會有好的本質呢?





才發現,

關懷,是這條路上唯一的真理,





可惜的是,這類的話語聽來總是讓人煩躁不堪,

這世界上太多人講著這樣的道理,

卻一點也不有趣,





當找尋生命的意義,

竟然演變成必須苦悶或是偽裝快樂的去「關懷」別人,

即使是真心真意,也難免害怕受傷,卻又必須無止盡的付出,

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不過那的確是一種理想,

能做多少,就作多少,

沒人逼迫,

也沒人責怪,





只是這類的人總讓人感到崇高而孤獨,





即使是最容易親近的人,

卻也往往在這樣的關懷之下,

變成一種責任,

而永遠背負不完,





這時我會想起自己那些可笑又可愛的小聰明,

蓄意的破壞自己搭建起來的好,

破壞之後,

又帶點後悔,





原來,

我也並沒有想要自己多麼美好,

只是,

希望自己能夠在擁有美好表面的同時,

也能更了解甚至付出關懷,

不至於,



在自以為是高等動物為人類的社會,

卻總是自打嘴巴,

又往往道貌岸然。









價值觀慢慢的從「道德使命」

變成「應該被原諒的原罪」





以前的那些講著大道理吵死人又煩的大人們,

到現在連任性都可以被原諒的小孩,







我看著這樣的轉變,

發覺,

沒什麼好原諒的,

也沒有什麼使命,

都只是庸人自擾,

















唯一有點不知所措的是,

恰巧,我們都是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