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1, 2009

我常想,世界是由一些沒什麼交集的集合組成的。用社會學的角度講,就是世界分成很多階級,而這些階級彼此之間距離很遠… ….

之前看沈芯菱"100萬的願望"一書

發現他的"草根台灣臉譜"跟我之前曾做的社導課報告好像



講到沈同學  之前校慶園遊會意外看到他 興奮地上前打招呼 

之後寄信想找他聊社會 教育   

不過他還沒回信:p





想解決的煩惱還沒解決

不過卻看得更清楚 更接近了一點

想法變得跟爸爸比較像 認為"擁有專業才擁有力量"

所以我大概確定了接下來要做甚麼



要畢業當兵出國讀書

改天再波計畫...







啊  報告裡面有提到國中同學...



社導報告  作業版



------

社導個人報告 階級篇──訪問警衛


             林立數學系930209





  "我常想,世界是由一些沒什麼交集的集合組成的。用社會學的角度講,就是世界分成很多階級,而這些階級彼此之間距離很遠… ….





  





我想知道"警衛"這個職業的生活是什麼樣的?他們處在怎麼樣的生活?快樂還痛苦?平常生活由什麼組成?在這樣一般人以為的較低較沒錢的階級中,如何看待自己?我將訪問到的試著以他的口吻寫出。





  他是清大校門口的警衛,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我騎腳踏車到校門口對他做訪問。開始跟他聊。他說在這裡沒有做很久,才一個月,是朋友介紹來的。當警衛這個工作不會很累,就是很無聊,每天就只是看車,一天要連續看12小時,一個星期要上四天班。時薪相當於100塊,一個月做下來有三萬六。





  "一天這樣做12小時很累啊,整天就這樣看車,有時候指揮車,或站在外面盯車,這樣下午一點就會想睡覺了,但是還是得撐到晚上七點才行。"他說。我問只賺三萬六這樣生活會不會比較困難,他說會,所以他沒當警衛的三天還有在做其他三個工作,包括做建築的、做玻璃的。這樣賺下來,他一個月自己花個約六千塊,其他錢就給老婆管。(我學生一個月都花不只六千了,他竟花的比我少!!





  我問做警衛這行有沒有什麼限制。他說沒有。之前清大的警衛還有吸毒的、犯過案的,不過因為其中一個強姦了收票小姐,後來學校就不收有前科的人。可以的話,他比較想到園區去做警衛,因為在園區做,一天不用做到12小時這麼久,雖然薪水比較少,但是他覺得會比較輕鬆點。








  還有許多訪問的內容我覺得十分珍貴,還有許多訪問我波在個人部落格上,若老師或助教有興趣可以再來看。(http://www.wretch.cc/blog/allenlinli&article_id=22294949)





  我曾煩惱過那些國高中因家庭背景等因素沒學習好的人,是否一生就得生活在社會底層、很辛苦、很不快樂。所以才會想想訪問像警衛這樣賺不多錢的人。我覺得雖然他們生活很辛苦  得花很多時間 勞力(非腦力)才能賺到錢  常會抱怨工作不好做,可是他們對生活的要求卻比我所看到的"普通人"低的多  一個月五、六千就能過活

,其他的錢就用來養這個家、跟家人過過,假日在家裡大睡特睡休息。他們對自己的期許也比較低,不會希望從哪裡得到什麼資源 ,學些什麼,未來再去試試 ,做個什麼大事業。這跟我生活的世界很不一樣。





  我週遭的人都想把書讀好 ,玩很多東西,以後去挑戰、去冒險、去經歷很多事,志向無比遠大,甚至還想改變社會,做些什麼事。不過像他們則是想稍微多賺點錢,讓家裡生活穩定,讓身邊的人、老婆孩子快快樂樂的,有時間跑去哪裡玩、吃吃東西,也就足夠了。




  我常覺得世界是由一些沒什麼交集的集合組成的。像我這樣的學生就很難想像警衛的生活,一個跨國公司的老闆就很難想像一個農民的生活,一個擁有大權利的政府官員就不太了解一個記者生活多麼忙錄、或路邊工人工作完有多餓多累、或清大教授的生活有多簡單,一個清大學生就很難想像社會竟是由60%的工人所組成的。




  我曾擔心我那些已經沒在讀書的國中同學們,擔心他們志向不夠遠大、不夠努力、甚至未來在全球化的世界中被大陸更廉價的勞工淘汰了,以後生活變很困苦、很不快樂。我不知道我這樣的擔心是否正確,但現在發現,說不定他們能以更簡單的方式得到快樂。(這是否也代表我們慾望更多、卻越不容易完成、不容易得到快樂呢?)




  曾聽過一些人講說他們以後想當早餐店的老闆、或當沖浪板店的老闆,因為想過這樣簡單的生活,有家人、朋友,做點有趣的事,也就足夠了。萬一哪天他們真的放棄了高學歷,充分去忙去賺錢的機會而選擇了簡單的生活,他們是否會後悔呢?或在這樣簡單的生活得到真正的快樂?




  階級將人區分在彼此距離很遠的世界中。





  這個世界充滿階級。










  如何擁有一個,每個人都快樂的世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