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3, 2009

這幾週的生活: 軍中生活 週末去玩 豐富的重要心得

我想簡述我這幾週來重要的事 心得







去玩台中和找毛怪



我去參與毛怪的癌症朋友的慶生 看到她發病痛苦的樣子 看到護士將她當小孩子般安慰的樣子 要她接受沒幾個月就要到的死亡



親眼看到這些.....



後來 過了四天  毛怪傳來簡訊    她走了





跟毛怪逛台中 跟他聊了很多  去看了"不能沒有你" 我覺得很好看   因此聊了很多對社會的看法



我得到一個重要的心得   "實作是很實實在在而重要的一件事"



就像個人習慣的修改  要有進步  才有改變 (不是單說"希望" "加油"可以改變的)





還有 我比較能體悟毛怪的"用心"理論



開始覺得用心這個詞很好



用心這個詞像是努力 但從字面上看起來還更深 我想很有很深的道理



像是要聰明 要有計畫 要踏出腳步 要有進步 要有效率 要有效果..... 的用心



這樣 我們可以學會很多東西 在很多方面好好的進步







在軍中的生活



到後來 我跟大部分班隊(大約40人)的人變熟了  



特別的跟這麼多人熟是因為自己對大家都很友善(大部分人也都不錯) 還有因為自己"出名"



說老實話 自己"出名"的原因很好笑  是因為自己剛開始進入學校時常動作慢 因不細心而忘東忘西   以及很搞笑  而出名的



開始時我做了很多好笑的事 (有個好同學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男人,就是要細心啊"XD)



還得常需同學幫我提醒我袖子沒捲好 領子沒拉好等等的"小"細節



但我很認真的想要改進 進步    後來也做的越來越來好  終於贏得了大家的尊敬XD

 

還有有趣的是 我附近鄰兵有個看起來像個小混混/小流氓的傢伙(XD)  我靠著腕力比贏他也贏得了他的尊敬哈哈哈XD (這是個有趣的心理學現象)



(我感覺 似乎我"求進步的努力"和"友善的態度"有成為一種風格 影響大家XD        這讓我開始思考人群中的一種個人式影響力)







之前當打飯班超精實 要負責打菜搬菜分菜洗菜桶  根本沒有時間睡午覺



不過打飯班的人都很好 也磨練出了革命情感 交了許多朋友



不見得是那種興趣真的非常相投的朋友 但一起做事就是頗愉快





在砲校大多時候在上課 或者在棚子下上課 或者在大太陽下練習操作



在戶外大太陽時 大家通常就在偷聊天  到後來比較沒什麼好聊時  我就只好讓腦子裡跑些哲學 足球 音樂等等的東西



但有時腦子裡跑不東西 慢慢的    感覺自己有在變笨 很不喜歡那種腦袋持續放空的感覺



還是比較喜歡搬駐鋤 挖駐鋤坑(駐鋤是個50多公斤的東西)等等在太陽底下揮汗運動的學習工作  感覺自己在運動 有變壯



 

總之看到自己進步 交到朋友 週六日又有放假 在砲校裡蠻愉快   感覺這樣日子持續的話 當兵日子不是那麼難熬







跟印尼志工團去彰化 及玩鹿港



非常恰巧的 因釣魚台不在台南而跑去新竹 因印尼志工團要去彰化分享經驗 剛好有空位而跑去了彰化



只講印象最深的一些點





聽到C在分享中最後總結的好長一話



我開始有幾個重大的疑問



1.聽說C在其他行為上怪怪的(自己也觀察到) 這樣是否符合那演講所表達出可佩的志工精神呢?



人的個性有可能有這樣矛盾的存在嗎? 或者是我們人往往沒辦法看到深層的那面,而某些壞心的人總可以用謊言掩蓋住我們呢?



2.外界 尤其是負責給錢的政府機構 如何評斷底下組織的成效?



底下一位女性官員(從教育部來的) 被那段話打動地不停點頭(我想我第一次聽到這些話也會這樣)



但從我真正參與過部分志工過程的角度  就可以知道很多話是"虛" 是講出來遠比實際上漂亮的 (我自己很不喜歡碰風的話)



那這樣 外界該如何好好評斷呢? 是否很多政府對其他組織的關係(如大學爭取經費)等等都是這樣?



3.哪裡證明了志工團的價值?



大家講了那麼多 卻沒有真正用科學的方式嘗試證明過志工團的價值 也就是志工團到底做了"多麼大影響力的好事"?



我認為除了人文 感性的方式  也該用些科學的方法才對    如統計研究 社會學比較研究等等



才知道這些計劃到底影響多深? 多久? 是不是比較好的方式? 這些錢比較用其他方式投入,是不是較有價值?





第一個疑問是我最大的疑問 因為這關切"人"本身



我想問對C較熟的玥善 可惜沒機會討論到





放下沉重的 然後是玩鹿港



靠著地圖和向人問路 我試著當導遊



走過老街 聽到古照片店高中生介紹明信片上鹿港舊街景的故事



踏進龍山寺 聽鹿港高中的鹿港古蹟導覽社(創立了16年 實在是非常了不起)的高中生導覽  一一說明龍山寺上精細古老的雕刻 古人留下來的"梗"



覺得非常非常有趣 神往其中



可惜沒時間進到文開書院(問路邊一個高中生也知道關於文開書院的事 鹿港這的古蹟文化教育應該不錯成功)





發現逛鹿港走的是和以前music帶逛鹿港時好像完全一樣的路



算是稍微認識了鹿港  一個"一府二路三艨岬"中排行老二的地方





後來一個不相關但是重要的事



就是踏出腳步和一個朋友溝通很深的誤會



發現  "踏出腳步"和"溝通"是這麼這麼的重要



就像毛怪鼓勵我要更和爸爸好好溝通(表現出自己能獨立決定未來的一面)



和弟弟多講話 拉進全家的距離





我會做 盡管我對媽媽弟弟沒跟我講就在淡水買了個新房子好生氣好生氣



嗯 要踏出腳步 要溝通







在軍中呆站時 踏步時想的事情



showla說的對 在軍中通常不能好好想什麼事 頭腦也沒受到刺激 基本上不能自己好好的思考



所以我要是在思考什麼事情 通常是回顧自己過去做的事



我就在想過去 特別是大學時自己所做的事 所重視的事



譬如對音樂 足球 藝術的執著  自己時間的利用



再拿來跟未來可以做的事 跟整段人生會注重的事 這些好像不那麼重要



那我到底注重什麼? 還想玩什麼?



做好教育 改善世界對我自己有多大的意義?   分別在有神和無神的情況下思考



嗯... 我還想不清楚



但我想出去後 我會對自己生活的方式改觀



會不那麼重視清潔  會開始抽菸



噢不是     是接觸一種更大眾更平民的想法後  對自己想法的反思  (<=用隊長方式批評: 幹這話真是他媽的學術)





此外 當兵拉遠了自己和朋友之間的距離

或許這更像是出社會後的樣子

我不太習慣

開始在思考和朋友之間的關係和相處方式


嗯 不太清楚那種自然的又很棒的跟好朋友相處的模式是怎樣?




我要好的朋友真是好分散啊 真希望他們認識成一團



這樣我要找就找一團就好 非常方便XD



而且我相信這團人可以成為非常相投的一群人!









在釣魚台家 明天和時霖玩台南



嗯 其實我對吃的沒這麼在意   我希望好好認識從國中歷史課本就開始神往的台南歷史



以前跟洪偉令名蕭定有逛過  不過套句一個讀都市規劃 論文寫台南古蹟的軍中同袍的話"古蹟中有很故事,要有先做功課才能體會



最好有人導覽 那是最方便最好的認識古蹟方法"



我想我明天會試著拖時霖聽導覽看些古蹟XD







其他重要的事還有王阿賢交了女朋友 好為他高興

之前回新竹借住他那邊 他還是一樣細心貼心   我真希望我能早日學習成像他一樣的細心好男人

還有看到了柱子在網誌打出他在澳洲旅遊打工的消息 

他英文好破XD  但不管怎樣 他在澳洲旅遊打工就是好屌 像村上龍寫的69的男主角一樣屌(<=莫名的形容語句XD)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就是我在喜歡一個女生



我想我好喜歡她 覺得我們可以好聊得來 好相處得來



可是我很不會追女生



不過我會努力



希望我們可以變得更要好

4 comments:

  1. 比腕力輸給你!! 哈哈

    ReplyDelete
  2. 你過得好充實阿~!! 真羨慕呢

    ReplyDelete
  3. 你的簡述好長喔

    ReplyDelete
  4. 我覺得你的文章一整個很可愛XD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