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0

張懸 - 我不和你談論 好聽! 唱得讓上帝也想到鄉間走走


張懸 - 我不和你談論





我不和你談論

                                                                               


詩:吳晟

曲:張懸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

去撫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你久居鬧熱滾滾的都城

詩藝呀!人生呀!社會呀

已爭辯了很多

這是急於播種的春日

而你難得來鄉間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

去領略領略春風









我頗愛這首歌



我想把這首歌獻給我爸爸 我自己 和太少出去走走的社會學家 還有過度沉迷於藝術 小說的文藝青年





我無法簡短的講出想法 先讓這篇文章簡單的開頭



然後我不再和你談論了





之前跟蕭舜庭去中正紀念堂的未來主義展的時候



聽有名的歷史老師演講 講法西斯主義和未來主義之間的關係聽的霧傻傻  卻意外的聽到一些其他啟發的想法



他說知識份子的演變是這樣子的 從最早擁有權力的哲學家 到重要皇帝背後的幕僚顧問(像最早那些讀書士人最大的時代)



直到因和執政者不合 轉為非政府 有時被政治權力迫害的團體(像那些權力被執政者剝奪 或與執政者對立的黨外人士)



演變到後來  部分知識人士走向閉鎖的學院象牙塔



有些年輕人逐漸從厭倦到完全不理會政治 轉而追求 細細研究那些藝術 脫離現實的小說作品



部分被稱為有品味 被批評布爾橋亞階級或脫離社會現實的文藝青年 (在此強調文青不真的是這樣)







聽到這些  我反觀自己讀的社會學 哲學 心理學



手邊喝的咖啡 看的戲 讀的書 小說 (ps實際上我不太有喝咖啡看小說)



開始



我也想到田園走走  看看安於在田園 辛勤耕作的農人





那是種滿足嗎?  似乎恬適 自在   有種簡單生活快樂的樣子







好吧  我還沒實際看過相間的農人  不知道那樣現代人們(園區裡的忙碌工程師 厭倦大學的文青)常常嚮往的簡單生活



不知道那樣生活的人們 到底實際上是怎麼覺得









我想 上帝喜歡簡單



從被融合的物理化學數學眾多理論 到美妙的數學公式 到美的重要原則



到在自然界中不時可觀察到的線索 - "拍"(3.1415...)





自然中 複雜最底層的 應該是些簡單的東西



要是有本寫"如何快樂生活"的書  大概也是這樣









最後有國文老師應該會較喜歡的吟誦詩詞的版本


吳晟影像詩---我不和你談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