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5, 2010

毛怪的回應

Hey 林立



寂寞跟孤獨是一樣的東西嗎?



有些創作者會說他們享受孤獨

雖然一個人

但是不寂寞



有些人周遭圍繞著好多關心他的人

可是他卻很寂寞



我曾經想過一件事情

會這樣很認真的思考

是因為我有個朋友

曾經或是我以為很好的朋友

他很喜歡跟我分享他的心事

他會說他想找到自己的興趣

還有未來要做的事情

然後家人常常管東管西很煩



那時候我很認真的幫他想著

他適合做甚麼

然後帶著他到處去參與我曾經參與過的

或是聽到他覺得甚麼有趣

就叫他勇敢去嘗試



並且一定要持之以恆

到一個你無法忍受的限度

你才能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你真的想要的



後來那個人交了女朋友

這些問題就沒了



他跟我分享的

變成與女友之間的甜蜜與不合

有一些很基本的問題

一直在他們之間



過了一年多

他們分手了



雖然他說就是淡了

可是我有種感覺

那就是最初的問題蔓延開來了

到了兩個人都無法忍受的寬與長



接著

他又開始跟我說

他想找到自己的興趣



只是

這次我不知道怎麼辦了

當初我欣賞他真心與我分享他的心事

但我開始懷疑這是不是所謂的真心

還是只是不願意自己面對的任性



而我也有好多問題

我問他的時候

他會怎麼做呢?



那麼林立

你是快樂大王子嗎?



如果是的話

這些煩惱有可能並不是你的煩惱



有一個核心的東西

你解決了

你願意去尋找

這樣你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寂寞與孤獨





你喜歡的這些東西

我很欣賞你不斷講述的熱情

就像你那麼用力的推薦蕭賀碩以及JASON

讓我很感動

原來有人這麼用心的對待別人用心製作的東西

那對創作者來說有多麼重要



我希望你是快樂大王子



因為你不需要莫名的哀傷

你需要的是真正執行某些事情的快樂



就像你在網路 原文書 及整理新家這三件事情之中

有沒有辦法快樂?

不行的話

可能要稍微轉換一下



那麼你覺得若是我來做這三件事情

我會不會快樂呢?













講到你喜歡藝術的部分





對我來說

喜歡一個東西

你沒有創作的話

心裡是會空空的

沒有力氣



就像你喜歡足球

不能踢只能看

就這樣看一輩子

那種心底的遺憾

我想這樣譬喻你更能了解



不過

因為世界太多樣了

喜歡的東西

能夠的話

就盡力去爭取

不行的部分

就欣賞好了



但是你爭取的是甚麼呢?



聽你每次的說明

其實我是有點混亂的

這一刻你好像找到了

下一刻你又猶豫不安了



雖然我們都可以猶豫不安

但是如果真的是不快樂的東西



那就是會無止盡啊



所以

經過好多次的談話

我也是亂七八糟

可是好像可以說些甚麼

你也能夠從中聽到甚麼

那好像就OK了



還是祝福你



見山是山

見山不是山

見山又是山



這些階段是必經的

即使見山又是山了

有一天

又會不是山



你有沒有勇氣繼續下去



或是乾脆放棄

就維持在某種階段

那是大家都有可能選擇的

我想

那很好



是可以快樂的唱首歌的

而且可以是JASON的歌



我也不會有意見的



希望你快樂

或是在不快樂中

找到自己



那遠比無所覺察的快樂好得多





是我想說的話

你試著聽聽吧











哈哈



變得平凡的時候

就平凡就好了

平凡是福啊



就像傲慢與偏見裡面的鄰居

也不會想被女主角評判



到時候我會聽你平凡的心事

然後很開心的跟你一起笑

那樣才是人生啊



但我倒想猜猜

你看的這本書是《東尼瀧谷》嗎?



還是?





對他很多讀者來說

村上書中都市孤寂感

是一種迷人的魅力

因為他們都是這樣寂寞過來的



對我來說

我會希望把他看得更仔細一點

其實還是有那麼細微的差別

可是意義卻是反方向的



當我還在大學被村上文字迷惑的時候

有陣子除了村上以外

其他的書我都食不下嚥

偶有與村上類似的日本作家

我也都會突然感到開心



但那樣不是辦法啊

被這樣的書與人生困住

太可怕了



後來的我不排斥其他的書

所以我開始懂得這些了



那麼就像我曾說過林立排斥台客文化

所以

有天你變成台客了

你也不知道啊

你只是用一種反動來看待這些事情

那麼可能有些例子你沒看過

你不小心那樣做了

你也不知道啊



就像你以為這樣不寂寞了

結果只是在另外一個還看不清全貌的環境中

還沒看見自己是一個人而已



可是重點也不是那樣

不是要看清楚

而是在還沒看清楚前

先努力去尋找夥伴啊



等到看清楚的時候

也許你就沒動力了





哈哈



若是有人願意思考這樣的事情

要我怎樣回覆

我都是很樂意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