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reading father's letter i'm complaining

我感到不舒服和有些生氣



為什麼可以追求自己在藝術或畫面的平靜



但是和人特別是家人時卻總是以自己的觀念為主



追求與自然或藝術中理想的協調 卻無法多忍受一點媽媽奶奶講的撈叨或不同意見 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信中講的自己一個人時追求的閒適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為什麼總是在說而無法聽?



為什麼無法跟媽媽奶奶好好相處



為什麼聽到媽媽講自己不認同的意見就直接不回應的繼續講(不回應=忽略?)



為什麼總是在教而無法看別人學習中遇到的狀況?





這不是單單這次讀信或單單某次吵架的感想



(我們十次見面有九次吵架)



(這次讀信也僅是讀爸爸去英國寫的信



為什麼我一定要讀爸爸的信(有些不是特別寫給我的)



為什麼爸爸總是不在信上做簡單的貼心的說明 告訴我他的信要寫什麼)







所以我ㄧ直提醒自己永遠要對家人特別有耐心



一定要好好學如何"聽"



雖然我做的也不太好 但我一定要學會 做的更好









這情緒壓抑很久



這次寫出來爆發



我也知道爸爸出國讀書很辛苦



但我無法忍受爸爸和奶奶 外婆關係不好



家人關係很重要 所以有問題一定要解決





但我想我也得加倍努力把各個事做好 更關心爸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