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6, 2011

今天和賣大誌的伯伯聊到天(續)

我現在體驗到及認真覺得 毛怪的這句話"年輕時寫別人看不懂或說別人不會說的東西,除了叛逆與幼稚以外,需要很大的勇氣" 在臉書打說遇到賣大誌的伯伯 感覺很消耗體力

事實上也覺得一定會有人認為我再寫這些是在打個人形象廣告 可是我偏偏很叛逆 很有勇氣 加上很幼稚 硬是要以一種一般不常見的怪異(創意)方式 給予朋友一種刺激 雖然是好意但是自己都覺得做作(刻意)了 但是就是希望善良能傳播出去

一般人是慢慢的傳 而我是以"漂浮少女"加上"仆街少女"的方式 (ps我不是ga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