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12

跟爸講電話好累

跟爸聊天 其實就等於學生在聽課一樣
只是聽就好了 沒有舉手發言這件事


聽一聽還不能上廁所翹課回去睡覺 好累


而且爸爸講我已經知道的東西 我說"我知道"
爸爸還是會繼續講
講說待在淡水多休息幾天
好像在"暗暗的強烈建議"這樣做比較好一樣

我自己知道怎樣比較好
爸爸講話一向像是"爸爸"在對國中生講說要做什麼要做什麼一樣

推薦東西也是 是說"我覺得這個東西對你很好! (我很建議我的兒子看這個)"
而不是 "我覺得很棒! 你覺得怎麼樣? 喜歡嗎?"


還有像是爸爸常叫我回奶奶家
難道不知道我回奶奶家很麻煩嗎? 又花車錢
回去的話 我晚上最精華的讀書時間就泡湯了
雖然陪奶奶很好 吃奶奶的菜很好 但爸爸就是想給我壓力叫我回去
(這樣的話爸爸為什麼不以身示範 好好的跟奶奶相處 並且多回去陪奶奶 不要除夕前一天才回去?)



我覺得一切的問題都在"沒有聽"這件事上

人無論何時都聽該聽 了解別人在講什麼 在想什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