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對wayne的 "我反對現行菁英教育"文章的回應

你們好 我是洪偉的朋友(大學同學) 也想參與這個討論

想回應羅士哲同學:
可是能力分班對老師來講超級難教的耶
以歧異度較大的數學和英文來講
以前國中 有那種國小就學英文 上英文課不太用準備就考很高分的學生 也有那種努力學卻跟不上進度就幾乎放棄在睡覺的學生
有沒有可能有能力分班的優點 卻又去除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還想回應"放棄"這個論點 這似乎是一個很深的教育哲學問題
放棄到多放棄算合理? 小孩不想讀國小數學 想當LOL冠軍可以嗎?
我舉的是比較極端的例子
問題關鍵是 "學生何時可以擁有(多少的)權力決定自己的學習?"
以及 "實際上學校該如何做?"


回應洪偉的那篇文章:
寫得超棒的 推理和論證都好清楚 有系統
害我想臭罵"十問"建北校長""這篇文章 用連續問提來建構論證根本支離破碎 然後被支離破碎處處破綻的回答答覆 根本搔不到癢處
再看看底下的回應 覺得大多數人都不太有清楚 有系統分系問題的能力....

對文章的欣賞還有: 用粗體標示重點 附上連結參考 適當地結合個人經驗

多給一點建議:p
可以在菁英教育的優缺點比較更加強一點
更詳細的比較 更清楚地說明優點方面的論證 再更針對性的比較 駁斥
說明菁英教育的優點為何被"階級歧視"的缺點所打敗
最後結論說"因為無論如何,階級是社會本然會自然出現的東西,要如何避免階級造成歧視,才是教養的基本課題。"
似乎跟原本的論證"菁英教育造成階級歧視"有點不合
結論似乎暗示"即使沒有菁英教育 階級歧視也會存在" 若需提出 應清楚說出"去除菁英教育是避免階級歧視的好方法"的結論
最後 想問洪偉的 沒有菁英教育的話 校內是否該能力分班? 是否該有特殊能力的班級(如數理資優班 程式能力資優班 奧林匹亞數學培訓班等等)? 學校該如何補充非明星高中的菁英教育?

一點點建議 請洪偉參考XD



最後簡略的提自己的想法:
一直以來 我都將菁英教育及能力分班的問題根本原因解釋為資源分配不均
尤其在大學的經費不均(五年五百億) 和國中常將好老師分配給優等的班級(特別是私校常發生) 這類實際上政策導致的資源差異 (相對應的是自我期許 社會期許的這種"軟性"差異)
將學生分類有其好處和壞處 但台灣最明顯清楚的缺點就是忽視學習(考試)不佳的學生
在金字塔資源分配的情況下 好的學生越擠進擁有越豐富資源的環境中 跟其他人的差距就越拉越大
也因此 在這種資源不均的分配底下 大家才拼命補習 想在考試成績上勝過他人幾分 擠進明星高中
但若是明星高中的優勢不如選擇適合的又離家近的學校 那適合的學校有能對學習較差的學生擁有良好的適合的教學方式 甚至有更多元更適性的學習路線
加強後段學生的教育資源 這樣大家就不需要拼命比考試成績的高低了

在明星高中 大學的"菁英學生" 大多也是由其菁英階級的家庭背景中出身的
階級的複製在所難免 給較優秀的學生較多資源也是社會傳統 (如獎學金制度)
但目前台灣的問題就是差異太大 大到學習不佳的學生跟不上進度 進一步無法適性發展 只能在社會階層的底層發展

我贊成菁英教育 但不知道特殊能力班級是否比明星高中來得好(在施行的成本上 在結果上)?
現行菁英教育是有問題的 但不知道能否以其他方式改進?
而取消如五年五百億 加強對後段班學生的教學 加強台灣技職教育是我認為台灣應該先做的


嗯.... 我覺得辦個沙龍來討論比用文字有效率多了
討論過後 再像洪偉的文章論證出心得
寫得好甚至可以考慮在校刊系刊 清華電台報紙等媒體上投稿


還有再講一點點對"階級歧視"的想法

我認為 階級歧視的原因是
1.有兩群人 其中一群人比另一群優秀
2.有兩群人 其中一群人"自我感覺"比另一群優秀

第一個原因 靠兩個方法解決
1.資源分配平均
2.鼓勵"互助合作"的價值觀

我上段說 社會階級本來就會自我複製 因此他們的下一代本來就有更大的機會會更優秀
但我們要讓下階層的 也有良好的發展機會才"公平"
此外 互助合作的價值觀是很重要的 是值得鼓吹的
為什麼呢? 賽局理論或許可以給一點點答案 (我會說 因為"愛" XD)


第二個原因 靠一個方法解決
1.尊重
團體內自己可以那樣認為 可是對待別人時 就該懂得如何尊重他人

那該怎麼鼓吹"互助合作"的價值觀呢?
很認同羅士哲同學講的 - "每一次出現都是老師介入教育的機會。"
還有之前臉書上有轉貼一則德國小學課本教"同性戀"的文章 (抱歉找不到連結)
是很棒的教我們"尊重"的例子


我的演說到此完畢 謝謝大家(下台一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