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逆境


萬儀老師的臉書寫作作業

-----------------

逆境

“沒有畢業你不準讀了,直接去當兵。”聲音從電話那一頭爆出來。

“可是再給我一年,我就可以考到好研究所。”我說。

“我說不準就是不準。當兵完也不準讀,直接工作。”爸爸忿怒地下達了最後的決定。

我說不出話。

在數學系大五下學期,我考完資工研究所,考得很糟,被取的學校看起來都沒機會上。而後,學校裡的必修複變被當掉,面臨得繼續延畢、或先去當兵的情況。

若是沒畢業,沒大學學歷我能做什麼呢?這樣,我預定走的方向-資工呢?我的理想-教育呢?

開始回想在清大數學五年做了什麼,這樣的回想不下千次了。“是我自己的關係,還是清大數學太難讀讓我這樣的?”,“若是重來,我還會選擇清大數學嗎?”這樣的問題,不斷不斷地盤旋在我腦中。

回想大學第一堂微積分課,就讓我聽不懂。第一次期中考,全班平均36分。

清大數學系的確不好讀,傳說中平均畢業年數是4.8年,也就是五個人當中只有一個人準時畢業。後來我們這屆前前後後有70人讀過,約18人準時畢業,嗯,比傳說中的稍微好一點點。

“我究竟是怎麼把數學系讀成這樣的?”自己的確是不夠用功,但回頭看看,實在覺得一些清大數學的教授教得很糟。有代數把學生當研究生在教,離散讓學生覺得自修就好,機率老師聲音小到只有第一排聽到,即使人很好的線代老師,學生出席率也常不到三分之一。

"要是我大一時像那些同學一樣重考就好了。"重考的同學在台大機械、交大資工、台大土木等科系,他們都說那裡輕鬆多了。而待在數學系,分數很低很難轉系,也當然很難有力氣去外系修應用的領域。

我發現數學系不是我要走的領域,我決定要走"教育":要讓大學生能學得更好,即使學校老師教不好;讓學生更獨立,更早去思考選擇自己的路。讓他們不會經歷跟我一樣的挫折。

跟爸爸吵架後,後來的後來,我備取師大資工,畢業。最近開始了第一份工作。終於想清楚我是後悔讀清大數學的。而現在,要去以資工幫助教育。

"我現在工作寫程式寫得很開心。"我對電話那頭說。